首  页 | 昭阳新闻 | 党务政务 | 专题专栏 | 理论研讨 | 教科文卫 | 法治在线 | 昭阳电视
城市空间 | 昭阳旅游 | 昭阳概况 | 图片中心 | 文化昭阳 | 请您留言 | 关于我们 | 投稿邮箱
站内搜索
您现在的位置: 昭阳信息网 >> 文化昭阳 >> 文化艺术 >> 正文
专题栏目
最新热门
最新推荐
相关文章
没有相关文章
最新调查
 没有任何调查
树影(短篇小说) 双击滚屏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
树影(短篇小说)
作者:吕翼 文章来源:昭通文学艺术网 点击数:1434 更新时间:2017/1/24 9:42:49

 
   杨树村村口,一帮人蹲在配种人王矮三的墙脚,看王矮三给猪配种。虽然是早晨,但大伙儿起床后,都聚到这里了。一大早的,太阳还没有出来,树还没有影子,地里的庄稼露水还没干,要是下地,准会闹风湿的。人三三两两,渐渐地就有了些快活的空气。

  老转从城里回来,骑的是一辆摩托,旧是旧点,但牌子硬,亚马哈。老转不仅骑摩托,有时还骑自行车,有时还开一辆让杨树村人见都没有见过的十分气派的那种小轿车。这一点对于杨树村的人来说,一点也不奇怪。就是哪一天,老转突然将航空母舰开到村头,摁摁喇叭,再让村子的人轮流上去坐一坐,摸一摸,然后向月亮开一炮玩玩,也是非常正常的。

  母猪是只内江猪,黑毛,短嘴,凹眼,体型小,是刚刚长成的那种。在大白种猪的追逐下,小母猪显得惊慌而羞怯。在这个路边的院子里绕来绕去,绕去绕来,大白种猪把意思表达了,小母猪就有些半推半就的样子。可当大白猪上前一步,将两只前脚搭上母猪的背上时,母猪却上前半步,大白种猪就只好掉了下来。王矮三看得火起,一步跳将过去,两腿将母猪夹住,一只手拿住猪耳朵,一只手去逗那母猪的花头。母猪先是挣扎,后来就不动了,还发出低低的哼哼。大白种猪拾身而上,母猪发出了痛苦而欢快的呻吟。

  老转熄了火,却不下车,只将脚步尖点地,笑笑地看着这一幕。忽然,一阵羊的哞哞声传来,一阵细碎而密集的雨点般的脚步声传来,独眼赵四撵着一群羊出了村。经过这里,独眼赵四咳了一声说,还是矮三厉害。矮三从赭红色的木盆子里撩了水出来,洗着一手的白,也不抬头,说,干这一行,我在杨树村是老手,谁也别想端我的饭碗。王矮三为经营这样的一个行业,化了于这十倍的承包地换来的场地,再跑云南下四川时时更新目前还算新优的种猪,还时时给乡畜牧站的同志搞搞吃请。是很不容易的。独眼赵四说,谁稀奇端你的饭碗,干那一行,连吃饭都恶心。你说话好听一点,矮三一下子站起,手上的黏液飞了起来,吓得墙下的人四处乱窜。独眼赵四喝住领头的那只羊,其余的就一下子都站住了。独眼赵四说,谁稀罕呢?我放羊自由自在,不靠别人,也不是要别人愿意了我才有钱。独眼赵四说这话的时候,还伸手去摸摸羊群中的他的那两只外国进口的新品种羊。

  矮三说,球,说我的公猪日不成的是谁?说我收费比外村多一块钱的是谁?偷偷将自家母猪牵到外村配种,将猪脚拖断的又是谁?独眼赵四眼中的那一柱光萎了下去。矮三说,我这基业不容易,你们知道我,为了干好这一行,让村里的猪多一些,让每家过年都有肥猪杀,我让猪给咬过,给驴踢过,被猫抓过。上次进这种猪的时候,半夜就出的门,额头还给树干撞破。谁要是跟我过不去,我就跟他拼了!

  老转从车上跳了下来,一边说斗得好,斗得好,只有斗争,才会有胜利,只有斗争,才会有钱用。一边就给村人散烟。老转跳车的时候,既显出了矫健,又显出了沉稳干练,十分有气质。这和老转当年当过兵、转业后给一个大街维持过秩序有关。老转散完一包,就从公文包里掏出再散。王矮三说,咦,老转,你真的是太转了,看你这样子,怕是有什么好事?

  老转说,是好事,是大事。

  十多岁的小六指说,是给我家的苹果钱呀?你前年说好,是要去年还的,去年又好,要今年还。苹果你早卖给人家,早变成屎了,还不还钱?我叫我爹去。

  老转说,小孩子,别多大人的事。让你爹好好睡一觉。你爹有风湿,不到十点钟就把他弄起床,他不揍死你。

  小六指摸摸头,又看了看头顶上的白杨树枝,那上面有个鸟窝。

  是你的工作又恢复了吗?王矮三甩甩手上的黏液说,你的枪法总是很准。老转扛枪的时候,曾经用枪打伤别人的腿。那次不是无意而是故意,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因为那人跑起步来比他快。当然,他也就因此而离开部队。到了地方,杨树村街治理交通秩序,就用了他。结果他又丢了那饭碗。

  老转吹吹鼻,说,你矮,你低看我了,我要那工作干什么!

  独眼赵四说,就是!我们老转维持杨树村街秩序的那阵,要你走,你敢站?就是我那群羊,只要老转站在街中间打个停的手势,他们就都乖乖地站住了。独眼赵四转过身对着老转说,就是现在,如果你还在那个岗亭上,我这两只外国羊依然是会听你的。

  矮三一下子就噎住了。

  老转说,那当然了,不过你要办什么事,给我说一声,我照样给你办就是了。你们不是不知道,杨树村的村长,跟我那关系,铁。

  独眼赵四说,是的是的,矮三你目光矮浅,难道你不知道,我们老转向来干的都是大事,是有本事的,有资本的,要不怎么大家都叫他老转呢?

  老转说,我这个人,就是要创造性地生活、工作。

  独眼赵四说,是了是了……有人不是说你向枫桥市市长提过什么……哦,是“四大工程”的策划书。

  老转说,是呀。

  王矮三说,什么四大?是嘴巴数鸭的大,肚子数母猪的大,鼻子数大象的大,鸡巴数骡子的大?

  老转说,你说那是动物,和你的工作分不开,太小,没有远见。我那是工程!第一工程是给长城贴上瓷砖;第二大工程是给赤道镶上金边;第三大工程是给太平洋加上栏杆;第四大是给珠穆朗玛峰盖个电梯间。

  独眼赵四说,你真是个伟人呢。

  老转说,县长还真给我批了,他说,从小事做起,办点实事。

  独眼赵四说,那你就做实事了。

  老转说,我苦想了三个月,又做出了一套方案。第一小工程是:给苍蝇带上手套,给蚊子戴上口罩,给耗子戴上脚镣,给蟑螂发个避孕套。

  太牛逼了,太牛逼了。矮三笑得喘不过气来。

  独眼赵四说,你这回说的,啥子鸡巴好事?对我们在好处没有?

  矮三说,怕是治瞎眼的。

  老转看见独眼赵四的眼里亮了一下。但老转笑,却不说话。

  矮三说,怕是治阳萎的。

  独眼赵四脸一下子呈现出猪肝色。

  老转说,比这还好。

  老转看见赵四的眼光像是团火一样丢了过来。矮三说,那一定是劳务输出,广东老板不是说我们村里的人脑子不灵光,力气倒是大的。

  老转懒得说话,将头偏半边。

  矮三说,再不就是我们光棍村要绝种了,引起上面重视,每人发一个老婆。

  老转说,比这还好。

  矮三说,如果是引水,是修路,我就一个月不配种,跟你们出义务工。

  老转说,你们目光太短,就只看得到眼皮、眼眨毛,再就是眼前的母蚊子。

  杨树村周围都是山,西边是,东边也是。所以太阳出来或者落下的时候,都和山有关。这不,太阳刚从东边出来,东边的山就一派红晕。东边树影的边缘也就一片橘红。那些露水珠儿还有些光芒四射的样子。

  老转说,告诉你们,中影和北大君士要到我们村里拍电影了。

  军士?是拍枪战片!你认识导演不?让我当个群众演员。小六指从墙脚一步跳将过来。左手高高举起,像是一砣紫芽姜。

  老转摇摇头。

  那是拍武打片?

  老转还是摇头。

  拍个鸟!老转你莫不是在诓我们。

  老转笑了,我诓你们,我饭胀多了。告诉你们,君士是个单位的名称,人家要投资五百万,拍一个电影,关于羊的电影。

  矮三说,我知道了,那个姓马的作家就是厉害,那次他下来蹲点体……体验生活,我就叫他写写我,让我上上报,露露脸。在杨树村,家家的母猪,都是我配的呢。

  独眼赵四说,对了对了,是该给你打打广告,家家的母猪都是你配的,你是全村的猪爷爷了。

  矮三跳了起来,刚要说什么,老转一把将他拉住。老转说,逗逗嘴有什么,别影响了大事,我告诉你们,这次拍电影,一是要群众演员,二是要借一家的屋子拍戏。还有,也是最重要的,导演到处找这两只羊呢……

  当下就有人们欢呼誉跃,争当群众演员,反正无非就是背个背篓、赶一群羊,从摄像镜头前走走,就可以拿十块二十块钱。能把屋子借给那些漂亮的演员住,更是前辈子也没有想过的事。至于主要演员,至于谁来演那德三老汉,那是刘导演的事,和杨树村里的人无关,即使有关,联系也不大,也甭想。

  但是,但是电影里的那两只羊,是外国羊。不是杨树村的那种大绵羊,也不是乌蒙山区的小黄羊。独眼赵四想从他那群羊里挑出来上电影,这种可能性是再大不过的。更何况他也有老马书里写的那种羊。这让王矮三有些忿忿不平。

  矮三说,人家老马书里的羊,是外国羊,是尊贵的羊,怕你家梁上吊了几个舍不得吃的肉,它还嗅都不嗅。你根本不配养出这样的羊。

  独眼赵四气愤愤地,拖着羊角,将其中一只外国羊拖了过来,说,我这不是老马写的那种外国羊吗?不是这个,是哪个?只不过这是村长送我的,老马写的那个,变成了副专员。

  王矮三笑了,说,那个送的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这羊,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外国羊日出来的。

  独眼赵四一急,生气地说,外国的都好,那咋不把你妹送给外国人?

  矮三说,我妹太小,你妈老辣,正合适!

  独眼赵四说,你看你那狗样,就像个矮草墩,还没有老子球高。

  矮三说,你看你那瞎样,那瞎洞还不如女人那东西有看样。

  墙下有人说,呀,真不得了,这样的话骂得太恶毒,比挖祖坟还叫人受不了。

  两人就更加的气愤,拳头举到了一起,唾沫在两张脸之间飞来飞去。矮个的骂一句要跳一下,独眼的挥一下手就要擦一下瞎眼里流出来的泪。

  老转说,别闹别闹,大家冷静一点,别耽误了大事。让人家北京来的刘导演见了,说杨树民风太差,拍不成电影哪个负责?

  两人的动作和声音就慢了下来。

  老转说,那外国羊,不可能是就是蓝眼晴,高鼻子,白脸巴。即使是,我们也可以想想办法。

  独眼赵四说,就是就是,我那羊在村里可是数一数二的。如果给它化化妆,和外国羊有啥区别!

  老转说,但如果实在没有那羊,我看用猪来演也不是不可以的。

  就是就是。王矮三一步跳过去,在那只已经疲倦了的公猪屁股上踢了一脚,说还不快起来,让老转看看,你就要当明星了,你就要上电影了!不料那公猪并不起来,将头回过来,朝矮三脚上就是一口,长牙厉齿,这一下不把矮三脚咬断,也要将他撕去一块皮。看得众人失声尖叫了起来。

  但矮三跳得快,无非是裤脚上沾了些公猪黏乎乎的口水。矮三说,要当明星了,架子就大了。

  独眼赵四说,你看你看,这猪头猪脑,再加上这样的品性,也够上电影呀?还是我那只羊,多帅,多有气质!

  老转叹了口气,说,通过比较,你那羊,是要合适一点。好是好,只是怕刘导演看不上呢。

  独眼赵四说,那你要给我多说说好话,事成了,我请你喝蛇酒,请你吃羊肉。

  老转说,都乡里乡亲的,说这些见外的话。老转在原地转了两个圈,踏了一回步,慢悠悠的,有些将军大战之前决策的样子,有些领导拍板一个炙手可热的大项目时的样子。他沉吟了一会说,这样,我把你的羊带去,让导演先看看。说不定,好多美女想嫁给你还要排队。

  独眼赵四高兴了,说,那我跟你一起去。

  老转说,你的羊,本来是要你去才对的。但你看你那样,刘导演还好说,只怕那些漂亮的演员一见你,都吓跑了。耽误了大事,功亏一篑呀!

  这时,太阳已经高起来了,白杨树哗啦哗啦将垂直的阳光洒了下来,树的影子就在红土上浮动。红土凹凸不平,有的凹地还积了昨夜里下的雨,树上露水的光芒消失了,地上却又有些光芒四射的样子。要到地里干活的人都从这里过,大家都停了脚步,这里的人就越来越多。这次让独眼赵四狗日找了个便宜,矮三心里怪不舒服的,不过,他不好表露这些,让人说他小鸡肚肠,那也没有意思。当然他也有高兴的一面,因为自己的配种厩旁,从来没有这么多的人光顾过。

  而独眼赵四也显得格外的亢奋,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羊可以当演员,而是因为自己的羊当了演员后,有一件事一定会发生改变。

  这里的人群里站有一个小桃红。她本来是在家里给公猪煮食的,听得外面一阵喧哗,她就出来了。看到这么多人,这样的热闹,小桃红就笑笑的。

  其实小桃红已经老了,而且四十岁一翻坡,脸上的红晕淡了,嘴角的酒窝瘪了,眼角的沟壑深了。小桃红老不重要。重要的是她已经是矮三的老婆。但独眼赵四想她,杨树村人都知道,从小时算起,一晃就是二十多年。二十多年里,赵四一直用他的独眼,躲在树林后,躲在树影下,深情地看着她像花儿一样的开来开去,一直开到眼下的这个样子。

  而且,为了她,赵四丢了一只眼。那是二十年前,赵四和王矮三在决斗时付出的代价。

  那个时候,赵四还不是独眼的赵四,而是个双目含威、雄气逼人的小伙子。矮三虽然矮,但因为年轻,也气宇轩昂、英俊潇洒。两人有一个相同的本领,就是弹弓打得准,天上飞的谷雀打得下,谷底跑的獐子射得中。两人也有相同的一点,就是他们同时喜欢上了村里最美的小桃红,而小桃红对他们也一样的好。

  两人听从了在村里维持交通秩序的老转的意见,采取村里最传统最古老的决斗办法,互相比试弹弓。谁胜了,谁就有追求小桃红的权利。谁要是输了呢,谁就主动让开。

  决斗的场地选在村口的老白杨树下。这白杨树上百年了,成精了的。人们烧香拜佛要来树下,人们赌咒发誓要来树下,老白杨树在做神的同时,还成了村里的公证。

  那天的天气好得很,本来天一亮,两人就来到树下的,一夜没睡,他们等的就是这样一个决定爱情的关键时刻。但雾还罩着,雾岚还在人们眼前缭来缭去。两人都已准备好了,见证人老转却说,等一下,等一下。村里人也说,等等吧,等等吧。晨雾散尽,阳光普照。一缕缕的阳光从白杨树阔大的树叶间落了下来,像七彩的霓虹,又像轻丽的绸缎。赵四说,开始吧。王矮三也说,开始吧。两人说这话的时候,让村人明显地感到声音的颤抖。

  两人拉了马步,相互间的距离是二十米。两人手里都握了他们数日来精心打磨的弹弓。赵四说,我就打你的左眼,你不是一见到小桃红,左眼就弯得格外的叫人恶心吗?矮三一笑,也说,我就打你的右眼,你不是一见我,右眼里的火将湿柴也能点燃吗?赵四说,别罗嗦,看招!赵四稳了稳神,将弹弓上的橡皮筋拉足。而那一边,矮三的橡皮筋也绷到最大的限度。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两人正等着老转的发令。但老转又说,等一下,等一下。老转一转身,进村里去找小桃红。小桃红赶过来时,急得一脸的寡白,但这个时候,她是谁也劝不住的。

  老转下了开弓的令,两人同时放手。而在这一瞬间,一阵微风轻过,王矮三忽然看见小桃红眼里滚出了一大颗晶莹的泪花,那泪花在早晨的阳光下放射出一股令人胆寒的冷光,叫他心惊胆颤,难辨左右。王矮三的手就抖了一下。赵四的手也抖了一下,原因是顶上的树影将太阳光倏地甩下来,光影交迭,令他眼花缭乱,不辨东西。

  两人同时放出了手中唯一的一颗石子。结果是王矮三打中的是赵四的左眼,而赵四则只将王矮三的左耳打了个缺。两人都没有赌中,两人都没有追求小桃红的权力。但村里人除了他们两人,小桃红是谁也看不上的。小桃红在痛苦中煎熬了整整三年,最终他嫁给了王矮三。

  在这个事上,赵四输得最惨,他失去了爱的权利,还输了一只眼。从那以后,他一看见树影就头痛。

  独眼赵四今天十分风光。他配合着老转,将他的那对羊从羊群中撵出来,再送上过路的货车厢。那对羊发出哞哞的急叫,说不清是痛苦还是幸福。独眼赵四心里有些不忍。不过老转说了,演完电影,这对羊还是要回来的,它再风光,杨树村毕竟是它的第二故乡。更何况,这里还有个独眼赵四呢。

  独眼赵四回过头来说,天下最好的猪种恐怕就是矮三的了。

  王矮三心里虽然有气,但腰是挺的。矮三哼了一声,算是答应。

  赵四说,而且矮三配的猪种,从来就不孬。但对于羊来说,恐怕就难说了。

  王矮三把头回了过来,矮三说,咋?

  赵四说,你要是配了羊,生出羊来,我输你钱。

  王矮三楞了一下,想赵四这穷得内裤都没有穿的人,想用钱来吓我,没门。王矮三说,只要我这种猪愿意,连人它都可以配。

  人群中有不小的起哄。赵四说,不是你的种猪,是你。

  王矮三说,放屁。

  赵四说,你不敢了?那你就认输了。

  矮三说,我输什么!你才输呢。

  赵四说,打个赌,你要是日出了羊,那我就输你两千块钱。你要是输了呢……

  矮三说,老子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?

  独眼赵四说,那我就……就把那对羊输给你。

  矮三说,那……那你要怎么?

  赵四说,那你就把老婆送我睡一夜。

  村人一下哗然。矮三说,睡什么睡,你输定了。

  独眼赵四回头对大家说,都来入股啊,到时生出小羊来分红。要是生不出羊来,生出人来,或者生出个丑八怪来,就拿矮三的老婆来抵。

  小桃红原本可怜着这独眼赵四,想不到他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损她,她满眶含泪,骂了一声:恶心!然后一扭头,从人群中冲了出去。

  王矮三回头看了看,说老转呢,老转呢,叫他来作证人。赵四你把钱交给老转保管。

  在核桃树上摘核桃的小六指说,那不是?那不是?骑着摩托跟着那辆拉羊的货车,上了回城的大路了。

  老转到了枫桥报,在记者部恰巧遇见侯来。侯来在乡下教了半年书,因为能写几行歪诗,通过活动活动,就调到了枫桥报。可他运气不佳,刚来这里不久,好稿子还没有写出来,上面来了通知,县级报要撤。这不,小侯记者在这里一脸的痛苦。

  老转的到来,却没有改变侯来的心情。侯来平躺在沙发上,眼神呆在房顶的两只重叠的苍蝇上,半天不动。

  老转说,有啥鸡巴大不了的,不就是个工作。

  侯来说,你球头上顶鸡毛,说的倒轻巧,难道还要让我回乡里教书不成。

  老转说,你拿我比比,工作我要了干什么,拴着我在单位上,一杯茶水,一张报纸,有啥日子过!

  侯来说,你当年不是挺威风的,站在大街的岗亭上,威风凛凛,那个不怕?不是说,县委的车你不让走就真的不能走?

  老转说,好汉不提当年勇,我现在是指东打西……

  侯来说,你是名人,连县委领导都怕你的。

  老转说,不是怕,是尊重!小兄弟,你说什么话!我说你,上天给你机遇,你不抓住,干着急,我看你是只有教书的命了。

  侯来说,你这人牛逼得很,你是干过四大工程又干过四小工程的人,在你眼里没有干不成的事。可我……

  老转说,这就对了,你想,报社一撤,人员都要重新安排,抓住了,你就糠箩跳米箩,一步奔小康。

  侯来说,怎么奔?怎么奔?你给我指点指点。

  老转把早上杨树村村口的那一段事情说了。老转说,你把它写好,这样好玩的故事。写好登了报,今晚我请你进歌舞厅。

  侯来说,球,你又发什么财了?

  老转拍拍包,鼓鼓的。老转说,刚做了趟生意,卖了两只大肥羊。

  老转依旧一脸的荣光,到了村公所,要见村长。村文书说,你预约过没有?

  老转说,预约了,预约了。这些年头,连见村长都要预约,这我是知道的……你给村长说我的是急事,有关杨树村文化发展的大事。

  村文书就进了村长办公室。

  村长对村文书说,你没见我正忙?小桃红寻了死,小六指从老白杨树上掉下来断了腿,独眼赵四又找我要羊。官不大,管事倒不少。我真的是上管天文地理,下管鸡毛蒜皮……这样,你去安排一下,把村口那棵老白杨树砍掉。这样的树,风吹了,雨淋了,给火烧了,雷辟了,心空了,根枯了,可总不死,村里人还把它当神!昨天跌死个孩子,如果明天又倒下来,打塌间把房,打死个把人,你我都脱不了干系。你给我推掉。这样的人,我不想见……

  刚说着,老转推门进来。老转进来了,却不散烟,一屁股坐在村长对面的沙发上,大趔趔地跷了个二郎腿。村长眯着眼,不转眼地盯了半天,好像终于看清了,忙站进来,给老转递了一只烟,回头对村文书说,你就告诉他,我和老转有重要事情要商量。这样的人,我就是不想见。

  村文书给老转泡了茶,退了出去。老转说,村长,我这次想给你说的是……

  村文书心里暗自嘀咕了句什么,他自己就给一团黑影给罩住。村文书抬头一看,阳光一下子不在了。不是太阳不在,是给村庄上空的白杨树叶给遮没了。
 

(作者 吕翼)

 
 


文章录入:zymll    责任编辑:zymll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读者留言 |